復健科醫生武家安年過60,有習武底子的他總是腰板挺直、神采奕奕。訪問的那個下午,他才剛從加拿大義診回台,時差尚未調過來,隔天又要搭機前往蘭嶼看診。他坦率笑說:「若是只移動我一個人,卻可以發揮最大效益,何樂而不為?」武家安不斷重申,建立完整的復健醫學,才是判斷一個病人是否真的恢復健康的關鍵。從戰亂走出從醫志向,他過去也曾協助振興醫院、台東聖母醫院的復健醫學成型,並在今年開始因華朋扶輪社牽線與蘭嶼產生聯繫,一個月前往義診一次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蘭嶼當地醫療資源短缺,尤其復健觀念尚未深植人心,少受重視。而年邁老人因失去勞動力也無太大意願就醫,造成許多因居家臥床太久所產生的褥瘡等狀況,傷口難以癒合,武家安每個月前去診斷,也訓練當地人力協助換藥。武家安指出,對醫者而言,「人即使年邁仍然應該生活得有尊嚴」,尤其是有品質的醫療工作,更必須是持續性的定期複診。在蘭嶼看診,武家安常看到老人家盛裝出現,雖然語言未必通,「但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醫生來到所表示的感激與敬意」。武家安幼時接受多元教育,能說中文、英文、越文、廣東話、上海話,也會現代舞、空手道、合唱、指揮、馬術、游泳、小提琴等才藝,逃難時,一件美國空軍給他的救生包至今留在身邊保存,時時拿出緬懷戰時艱辛。從戰火中走到承平的台灣,過去經歷讓他更懂得看重生命的平等價值,更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者關心偏鄉醫療窘境。

swi88gq46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